入口 > スポンサー広告 >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企劃 - CIMH > CIMH|正常運轉中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--------

CIMH|正常運轉中

一、

時間點:2011/07/27 上午


少女伴著褐茶色頭髮的青年一同到訪,
擺動的尾巴透露出表情下的不安。
他們結婚了。

「原來如此,」
在某些時候消息總是異常落後的軍官只是點頭,
「即使哪天搜到赤紙,花翎さん也能夠資撐起整個家庭,沒問…」
「現在已經沒有徵兵令了好嗎!!!!」房東搶在客人發問之前吐嘈,用力地。
「竟然!」
「什麼竟然,給點適當的祝福啦!」

「仄樣啊,那麼………」
他頓了頓,最終還是選擇最保守的祝賀,
「………恭喜。」

孫女輕笑著說道早就已經習慣爺爺講錯了,然後眨眨眼,
「爺爺也是,生日快樂。」



二、

時間點:2011/07/27 下午,軍官第三度抬手確認時間之時

由灰階色調組成的男子在兩人身旁降落,隱去雙翅。
白髮女性打著招呼,問是否發生了什麼事。
軍官凝重地正座,說道距離會合時間差了53分鐘,想必是遇到相當難纏的敵軍。

他指尖輕抵著唇,沉思片刻,「什麼事都沒有。」

「在下可以理解。」發言者看向身旁排列整齊的數種通訊器,
「畢竟月山様完全沒有傳來任何訊息。」
「嗯。」阿守不著痕跡地坐遠了些,「不能用。」
「果然。」
海式領悟了什麼似地雙手環胸,
默默在心中將事由填上軍事機密四字。
──世界上也是有普通的遲到的。(只是在場沒有人提)
遞上最後一只杯子,注入茶水,nai微笑著下了結論。
「沒事是最好的。」



陽光透過高大樹木的茂葉散在四周,除此之外僅有少少對話。
那是意外相似的三人,無意間留給彼此的舒適距離感。



三、

時間點:2011/07/27 晚上


房東仍然時不時呈現的姿勢。
於是他繞到桌前。
「πさん?」
「我眼睛快爆了…
「!!難道四敵軍的「才不是。」

「那「也不是我自己裝的,沒有真的要爆炸。」
「…在下原本還打算對πさん重新評價。」

誰要那種新評價啊!!!!!!!!




※補充:
赤紙,二戰日本的徵兵令(召集令状)是紅底的紙,因此通稱赤紙。
在阿守來之前,nai說如果知道阿守位置的話他可以幫忙開(黑)路(洞),於是海式對她重新評價了。(開出一條血路的意味)
2011-07-28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