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口 > 二創 > 聖鬥士|White Stork (白鸛)

聖鬥士|White Stork (白鸛)

White Stork (白鸛)
聖鬥士星矢,白羊座穆&金牛座阿爾迪巴朗&貴鬼。
 他闔上書本,自泛黃書頁中飄出的塵埃在晨光中閃爍落下,穆出神地看著這個平凡景象。記憶中從滿是雜物的房間抱出這疊古書時,窗外天空仍是一片如畫般的昏黃夕陽。
換句話說,光是閱讀這些書籍就過了十數個小時。
 將上身的重量壓在椅背上,穆以接近無防備的放鬆狀態開口,「自己找地方坐吧。」
 「那就不客氣了。」
攀住窗緣的手指粗壯得如同聲音帶給人的印象。
室內因男人擋住窗戶而陷入一片灰暗,然後在他朝穆前進後逐漸恢復光明。
訪客在那堆得像塔的桌前遲疑一瞬,最終把手上兩個箱子放在穆身旁的地上。
 穆垂眼望向並列的箱子,在身旁訪客的金色光芒對比下,青銅色的箱子顯得有些暗淡。「要修聖衣的話,就該本人自己過來吧。」
「不,這次的已經不可能了…這兩件是剛從暗黑聖鬥士手上拿回來的。」
 「這樣啊,那麼,」
穆將桌上的塔向上堆疊,試圖騰出空間。
「你特地穿上聖衣也是因為這樣嗎,阿爾迪巴朗。」
 「嗯、該怎麼說呢…」
阿爾迪巴朗露出困惑的表情抓了抓頭髮,小心翼翼地放下背著的箱子──那是收納金牛座聖衣,閃爍著金色光芒的箱子。
接著同樣輕手輕腳地掀開。

裡面裝著一個嬰兒。

 穆感覺自己徹夜使用的大腦應付不來腦中冒出的數個問題,於是他從那之中選出一個化為語言。
「你的孩子?」
「哈哈,怎麼可能。」
阿爾迪巴朗以外表無法想像的輕柔動作抱出嬰兒,然後把鋪了軟布的竹籃也挪出箱內,「在聖衣墳場看到這小傢伙從籃子裡爬出來,就一起帶來啦。」
「原來如此。」
不難理解阿爾迪巴朗的考量,或許是當下最保險的做法吧;於是穆決定忽略奇怪的聖衣箱使用方法,視線跟著阿爾迪巴朗轉向嬰兒。小小的身體伴隨呼吸節奏起伏,睡得相當安穩。

 良久,穆倒回椅子上。
「……離這裡最近的村莊,至少也有數十公里遠。」
阿爾迪巴朗抱著孩子坐上桌面清出的位置,對突然開啟的話題不予肯定也不予否定,發出只代表聽見了的無意義音節。
閉起雙眼,穆以指腹按壓眼框周圍,繼續說道。
「別說是聖衣墳場,其實村民連這座山都不會靠近的,大概流傳著什麼奇怪的傳說吧。」
 就算不聽細節,阿爾迪巴朗也想像得出傳說的內容。
冒著危險也要把孩子扔進這樣的山裡,代表的含義已經不言而喻。
阿爾迪巴朗感受掌中生命所發出的微溫,理所當然的「我帶他回聖域。」還沒說出口前,有個聲音就傳入耳內,
「留在我這吧。不過…」
 他帶著略為驚訝的眼神看向聲音來源,而身為音源的穆只是走向房間角落,
「我先睡一下,在那之前就交給你照顧了。」
「…喔。」
 「醒來之後記得告訴我他的名字。」
丟下這句話的穆捲進被中,阿爾迪巴朗面對沉沉入睡的背影,只剩啞然。
 從窗外進入的光線在地板上留下光影的紋路,他心想這真是個舒適的早晨。
阿爾迪巴朗伸手撫摸嬰兒柔軟的細髮,深吸一口氣,

「好啦,該給你取什麼名字呢?」
2013-02-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