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口 > 二創 > 聖鬥士|Medium (介質/前篇)

聖鬥士|Medium (介質/前篇)

※聖鬥士星矢,透過西伯利亞師徒產生接點的雙子座兄弟,時間點在本傳開始的一年前;
前篇是聖域側、後篇是海界側。

Side: Sanctuary


海中閃現一道光芒。
米羅步向光芒所在,看到預料中的身影浮上水面,他蹲下朝那身影伸手。
在手臂一陣下壓力道後,站上岸的男人與他四目相接。
卡妙輕聲道謝,接過米羅遞來的毛巾,將長髮撥往肩後。
水珠從低彩景色中格外顯眼的紅髮上滴落,在半空中凍結、墜地。

米羅猶豫著打破沉默,「已經過一個月了。」
卡妙的手停頓一瞬,接著恢復動作,
「『艾札克已經死了,放棄吧』你的意思是這樣嗎?」

意外直接的回應讓米羅一時無語。

在考慮如何接話的空白間,卡妙繼續說道,
「潛進海中才注意到,有個小宇宙在海底製造一座迷宮。」
「迷宮?」
米羅看向卡妙,那雙眼冷靜得一如尋常,
「如果艾札克還活著,在那個地方的可能性很高。」
「原來如此。」

比起這個推測本身,卡妙神情更令他感到安心。
於是他按照原目的地傳達教皇徵召的指令。

早已習慣日漸頻繁的徵召,
「那我出個課題給冰河再過去。」
卡妙輕搭了下米羅的肩,邁開步伐,轉眼間只剩下依稀人影。



結束例行議題,儘管對教皇尚存有疑慮,卡妙依然呈報上整件事的始末;
下落不明的艾札克,存在於海底的小宇宙。
教皇面具下的反應依舊令人無從窺伺,安靜地聽取完報告。

其幕後人物,最直覺、同時亦最合理的推測,自然是從神話時代便掌管海洋至今的波賽頓。
教皇很清楚卡妙想知道的,並非如此單純的聯想;
而是希望從唯一有資格登上占星山的教皇口中,確認這個聯想的真偽。

因此教皇選擇直接說出答案。
「海皇會在不久的未來完全覺醒。」

卡妙頷首,在推測成立的前提下,接下來的問題才有意義,
「那麼,現在是祂預計覺醒的時代嗎?」

「正如你所擔心的。」
教皇回答得曖昧,仍足以傳達出否定意味。
波賽頓預期外的行動必有原因,對不穩定的聖域而言,卻不是深究的好時機。

卡妙從教皇消極的態度中明白這點,於是向教皇行禮,
「我沒有想問的事了。」



卡妙在石階上與迪斯馬斯克擦肩而過。
凍氣和來自戰場上的血腥突兀地在瞬間混合、分離;
短暫的眼神交會後,兩人分別朝自己的目的地前進。

迪斯馬斯克踏上教皇廳的紅毯,
感受到教皇與平日的細微落差,他開口的語氣帶點些微的驚訝。
「怎麼,今天是另一位啊。」

記憶中這個人格的出現,總是伴隨後悔或自責一類的情緒出現,
他幾乎都忘記這股小宇宙也有如此平穩的時期,
那時在聖域中,小宇宙的存在仍然被稱為「薩卡」。

彷彿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
「我打算修改聖域的防禦方案。」
薩卡以手勢喚他接近,攤開卷宗。



與平時的討論對象不同,只在最初帶給迪斯馬斯克些微異樣感,
即使在方法上有所差異,兩個人格的觀點仍然非常相似,
新策略在談話中漸漸塑造出雛型,薩卡提筆將內容書寫成草案。

迪斯馬斯克以輕佻語氣告退,但腳步在背後傳來一句道謝時停頓下來──
「一直以來辛苦你了。」
他終究是無法忽視薩卡的異常,「到底是怎樣?」

「在女神回到聖域前,還有很多該整頓的事,」
薩卡中止書寫,面具下的視線望向迪斯馬斯克,
「未來還有很多事需要麻煩你。」

「…這就是你想做的嗎?」
迪斯馬斯克突然明白薩卡的轉變從何而來。
以偽教皇的身份為聖域盡忠,交還權利給女神後;
想想薩卡的性格,可能的行動便只剩一種。

「沒錯。」
薩卡的回應沒有一絲一毫遲疑。他不自覺將想法衝口而出,
「那是偽善。」

出乎意料的是,薩卡既沒有反駁、沒有認同,只是低喃道,
「如果是他,一定也會這麼說吧。」




雙子生日快樂!!!!。 ゚(゚´Д`゚)゚。
已經晚了但還是前篇對不起,
海界那邊劇情還想再推敲個一陣子,所以先把聖域側的前篇放上來。
明明是生日賀卻沒有讓他們見到面呢(上次也是一樣)

…但是分隔了十幾年後,從第三人的口中得到對方還活著的消息,不是挺幸福的ㄇㄚ⊂彡☆))Д′)

下收一些聖域側的腦補設定:
‧雖然薩卡早早就從觀星得知海皇的事,但是直到從卡妙那裡聽到「迷宮」才確定卡諾和這件事有關。
‧口頭上迪斯對兩個人格都會稱為「教皇」,但私底下和年中組們的交談間,對白薩卡的稱呼是「薩卡」,對黑薩卡的稱呼是「教皇」。
‧白薩卡的轉變不是開始變得對正事認真(雖然我覺得沒人會誤解這點),他打從一開始接任的時候就很認真了XD 他的轉變是開始認為自己也有能夠做到的事、即使是偽教皇也是有意義的。
2013-06-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