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口 > スポンサー広告 >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二創 > 聖鬥士|Cetacea (鯨)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--------

聖鬥士|Cetacea (鯨)

聖鬥士星矢,雙子座卡諾中心,時間點是海皇篇尾聲。
做為天空的海底,和生命之柱一起崩毀。
豪雨般降下的海水,兇殘地加劇了毀滅速度;
神殿在海嘯般的大浪裡搖晃坍塌,發出轟然巨響。

在爭戰雙方不分敵我的撤退中,
始作俑者的男人,只在原地抬首望向「天空」。

海水不知不覺淹過他的胸前,
但他已經無力感知周遭的各種訊息,被一波浪打上神殿斷壁;
隨著視線瞬間轉暗,他的意識似乎也開始無法處理自身感覺,疼痛、溫度感、聲音逐漸遠去。

戰爭無聲地宣告終結。





恢復意識,卡諾濕漉漉地起身。
理解到四周景象不是夢境之後,他忍不住放聲大笑,緊接著插在胸口的三叉戟讓笑聲瞬間轉為呻吟。
他費盡力氣拔掉三叉戟,強壓下想笑的衝動。

蘇尼恩岬海牢。

怎麼也料想不到會再回到這裡,
但自嘲地轉念一想,這身罪惡恐怕也沒有其他去處了。
看了眼海牢外水面映照月光,然後閉上雙眼。


當年最低也會淹沒腰際的水位,在他意外打穿岩壁拓寬下不再致命。
轉機在他反覆昏厥與清醒間的某個清晨到來。


「卡諾。」
從海牢另一側傳來的聲音喚著,「聽得見嗎?卡諾。」
「雅……」
他猛然坐起,往牢口方向看去,一時無語。

雅典娜的群襬和長髮尾端浸在水中,
邊說著「傷勢怎麼了?」的雅典娜正朝昏暗牢內尋找卡諾的身影,
就感受到他渾身散發出的懷疑和警戒。

一個人長年以來的性格,果然是無法在一時之間改變吧,
體認到這點的雅典娜不再向前靠近,只將束縛卡諾的封印解開。
兩人間短暫沉默後,她留下一句「你自由了。」便濺起水花離去。


卡諾目送女神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外。
他將背倚上身後岩壁,癒合中的傷口令他昏昏欲睡。





十三年前,薩卡轉身離去時,他無時不刻只想逃離這個海岬;
在其他海鬥士到來之前,海底神殿似乎也不過是海牢豪華的延伸──
拔起三叉戟後,燃燒般的憤怒逐漸轉為對那段爭論的執著。
僅靠著將世界納入掌中的計畫,渡過無數個日子。

之後計畫順利得連他都感到害怕。
海鬥士人數迅速增加,勢力日益龐大,也越來越接近海皇覺醒的日子時,
部下帶來聖鬥士內亂的消息。


想要證明「我才是正確的」的對象,至今以來的生存目標,在這場戰鬥中消失了。

…但在海底的天空傾盆而下時,卡諾才發現到這點。


卡諾抱著三叉戟,再度陷入昏迷之際,腦中又出現那已經重複上千萬次的話語。
──卡諾,我們可是負責守護雅典娜的聖鬥士啊!要是我有個萬一──





他抬起手擋在面前。
記憶中這樣的光線並不特別強烈,但久違的陽光仍是比想像中來得刺眼。
卡諾望了眼曾經禁錮他的海牢,然後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,如同當年的薩卡一般。


帶著兩人份的生存意義前往聖域。

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一言以蔽之就是卡諾被海皇的三叉戟捅了以後,受傷所以每天都昏昏沉沉的故事。(錯了)
仍然是私設定和腦補滿篇的劇情,後面接著冥王宮十二篇w
像是因為海牢的封印沒有解開,所以如果海底神殿崩了卡諾也無法漂流回陸地;
因為沒辦法上岸,所以從陸地上找海鬥士這種事是由其他海鬥士執行等等。
不知道該塞在篇幅的哪邊就只好刪光光了XD

篇名是出自「陸生動物的鯨魚回到海洋生活」這個典故,因為想寫卡諾從海洋回到陸地這段就取這篇名了w
當然另一方面也是想推神MAD:【双子座MAD】鯨で聖闘士星矢【FULL】

為了確認這篇的細節重翻海皇篇,深刻地感覺到最喜歡的仍然是這對雙子呢。
十三年間都做著一樣的事,然後自願受神的一擊結束(而且都還是打胸口啊這對兄弟!!!!)
該說是默契還是命運,總之重疊到令人起雞皮疙瘩的程度。

總之雙子永遠的28歲生日快樂!!!!!
2012-05-30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