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口 > 二創 > 聖鬥士|Light-year (光年)

聖鬥士|Light-year (光年)

※聖鬥士星矢羊一家中心,角色思想與動機腦補、變動濃度很高請三思
十三年前,他阻在通往金牛宮的階梯前,張開雙臂。
「您非得要通過嗎?」

來人停住腳步,沒有回應。
台階讓他和對方得以平視,但眼前只是一張面具。
「你知道自己沒辦法違抗我的意思。」

聲音來源隨著面具的靠近而改變,
最終從上方落下,


和揉亂他一頭紫髮的手一起。
那雙滿是粗繭與傷口的手,帶來奇特的觸感,像在訴說著什麼。

被刻意放輕的力道奪走意識當下,老人低啞的聲音附在耳邊說道,
「穆,別恨薩卡。」




希歐前往占星山,朝代暗中更替。


──薩卡對待他們宛如兄弟,他怎麼能恨他。
──那雙手沾滿希歐的血,他怎麼能不恨他。

穆悄悄地逃離聖域。





嘉米爾的生活比聖域更加靜謐規律,每天都如同前一日的重播。

比起自身的改變,
貴鬼的成長,甚至偶爾來訪的阿爾迪巴朗與沙加,
都更能令穆感覺到時光的流逝。



直到青銅聖鬥士踏上這片土地,帶來女神的消息。

也許命運真的無法改變。
穆將鮮血淋上聖衣,心想,

你們神之間的聖戰還想玩到什麼時候?





之後的數個月間,發生的事比這些年來多了數倍。

站在距離火鐘最遠的白羊宮前,
青色火燄閃爍著即將熄滅,冥界對地上世界的威脅迫在眉睫。

他只有短暫的時間能和貴鬼道別。

好動淘氣的孩子難得安靜,低頭兀自揪緊衣襬。
他帶著溺愛目光伸手去揉貴鬼的紅髮;
景象在記憶中重疊,只是換了立場。



──穆發現自己終於明白希歐最後想傳達的訊息。

但當感官能夠捕捉到的瞬間,它早已是數年前的往事。
像是十三光年之外,星球死亡前散發的最後一線光芒。


「穆先生?」
感覺到手的動作停頓下來,貴鬼困惑地仰頭出聲。
「沒什麼,」他只是回以微笑,「我會小心的。」
孩子努力露出了笑容,於是穆鬆開手,回頭。

那是希歐所在的方向。


將火鐘的光芒收入眼底,他轉身追上艾奧里亞和米羅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近七百字我從四月卡到現在…(掩面)

最初的發想是看到某篇撒嘎奪位一事是大羊暗中安排的文章,
大概因為原作中,大羊就幹過集體騙冥王這種事所以…雖然是腦補,但又覺得他搞不好真的會做,
簡單來說就「沒有女神沒有冥王是不是就能避開聖戰」這樣的測試。
欸然後…在講那句「別恨薩卡」時,大羊心裡認為來的人會是咖弄,因為提議幹掉教皇的人是他。
另外標題是從白羊座離地球最近的一顆星是12.6光年來的。(好牽扯的原因…)

本來打算洋洋灑灑從大羊視點寫到小羊視點,沒想到最後變這樣XD
好喜歡羊一家!!!>"<(根本黃金都好喜歡)
然後寫到現在發現我每篇文都提到撒嘎我根本很撒嘎控吧…XDD
2011-05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