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入口 > 二創 > A3!|邀請

A3!|邀請

參加了A3!深夜60分創作,第51回自由選題「心跳聲」(42回)、「避人耳目」(43回)、「過於熱心(お節介)」(24回)
‧CP:フラのの(密譽)
‧冬組第三回公演劇密&譽的劇中角色フランツ×野々宮,設定為劇中的後續。
‧就是個瀨尾吸血鬼化,フランツ和野々宮協助浩太和玲央逃亡的故事,浩太和玲央間是否為CP關係,由讀者各自解釋即可。


邀請

瀨尾變成吸血鬼了。

當眼前的青年這麼通知他時,身為一介平凡上班族,野々宮第一時間的反應,就是馬上環顧四周。
與平常無異的自家門口,一眼可望穿的公寓走廊上,沒有電視台工作人員躲在盆栽後,也沒有人拿攝影機偷偷拍攝。
於是他在心裡排除掉「碰上整人節目」這個想法。
但這不代表他就此接受這般荒唐的說詞——即使一旦接受,昨晚加班時間發生的一切,都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釋。
野々宮看向青年只露出一側的橄欖綠色眼睛,「『瀨尾變成吸血鬼』是嗎,現在已經二十一世紀,連小學生都沒那麼好騙。」
「不過,我就是吸血鬼哦?」
如此回應的青年,雙唇間露出逼真的尖齒,儘管如此,野々宮仍是瞇細了雙眼。
「哦,你要怎麼證明?」
青年並沒有因野々宮的質疑產生任何不悅反應,只是伸手牽過他的手腕,引導野々宮的掌心貼上那身Cosplay般的服裝胸前。
一秒、兩秒,起初帶著困惑表情的野々宮,想通這個舉動的瞬間,馬上甩開原先就沒被抓得很緊的手。

青年沒有心跳。

被甩開的青年只是微微一笑,往後退開一步,「不用那麼害怕,我先吃過才來的。」
「……誰怕了?」被青年摸過的手腕皮膚,尚殘留著隔了一層手套也能感覺到的冰冷溫度。野々宮不自覺將那溫度與昨晚倒下的瀨尾比較,又拚了命想要揮開這個連想。
「瀨尾說他的手機放在公司,要你明天上班時拿,」青年逕自朝他揮手,「所以我還會來的。」



要求フランツ——隔日野々宮才想到要問青年名字——帶自己到瀨尾的藏匿地點,實際見到他本人時,野々宮反而變得平靜許多。
除了一個晚上的沉澱以外,體會到「即使變成吸血鬼,瀨尾還是瀨尾」的因素佔了更大的比例。

「我還真是第一次看到在翻求職廣告的吸血鬼。」
將手機和錢包遞給原主,野々宮毫不留情吐嘈。
道謝並接下手機和錢包的瀨尾則是皺起眉頭,「吸血鬼也是要花錢生活的啊,而且搬家要花一大筆錢。」
「搬家?」
「嗯,等玲央和我都再恢復一些,打算先搬到別的城市再說。先前的鄰居是驅魔師,回公寓只有死路一條。」
順著瀨尾目光往房間另一角落看去,フランツ正照顧著躺在床上,顯得虛弱的白色長髮人影。
野々宮很快認出那是之前借住在瀨尾家,名為九頭玲央的吸血鬼。
他將目光轉回瀨尾身上,即使做了心理準備,纏在胸前的繃帶底下已經沒有心跳,仍然令野々宮感到心情複雜。

「瀨尾的傷不是驅魔師造成的喔。」フランツ在野々宮耳邊說道。
被不知何時來到身邊,沒有腳步聲的フランツ嚇得心臟狂跳,稍微平復之後野々宮才回問,「不是驅魔師打的?」
フランツ點了點頭,「我活這麼久,第一次看到轉變途中被CPR急救,所以剛成為吸血鬼就肋骨骨折的例子呢。」
「瀨尾,抱歉。」馬上明白自己才是造成瀨尾傷口的犯人,野々宮除了道歉以外無話可說。
而瀨尾搖了搖頭,「該道歉的是我,回過神來已經吸了你很多血,剛好你叫的救護車來了——還好沒有殺了你,不然我……」
「別介意,醫生說因為傷口在靜脈,急救的速度也快,所以輸個血就沒事了。」
「瀨尾喝的是靜脈血?」
第一次看見フランツ的驚訝神情,不知道這是否犯了什麼忌諱,野々宮只好愣愣地回答。
「對啊?」
「靜脈血很難喝,這樣的第一餐也未免太可憐了。」
無視抗議的野々宮,フランツ用手指梳開野々宮右側較長的一束頭髮,另一手撫過露出頸項的血管位置,指示給滿臉困惑的瀨尾,「下次記得咬這位置。」
「喂!不要亂摸——」
「唉呀?野々宮很敏感呢。」
「閉嘴!」

滿臉通紅的野々宮從フランツ手中掙脫開來,看到總算露出笑容,說著「我是不太想再喝野々宮的血啦」的瀨尾,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。



因為「處理離職和公寓租約,都有可能讓你們的行蹤曝光吧?」這句分析,瀨尾終於同意讓野々宮協助他們的逃亡計畫。
被野々宮說服的瀨尾嘆了口氣,「你還真是過於熱心啊。」
接著馬上被回敬一句「還比不上連物種都變了的你吧。」
「還是說不過你呢。」苦笑著的瀨尾在一個呼吸間轉換成正經表情,「雖然你是人類,但難保驅魔師會為了情報做出對你不利的事……小心點,野々宮。」
「啊啊,我知道。」

——不,你根本就不知道。
野々宮對過去的自己狠狠吐嘈道。
全心防範瀨尾公寓的鄰居,結果發現公司的八卦同事,才是連續數天跟蹤他的驅魔師時,野々宮瞬間只感到背脊發涼。
被驅魔師們包圍、逼入死巷,大腦還不識實務響起驚悚劇配樂時,從旁射出的飛刀阻斷了對方的行動。
フランツ用人類無法做到的移動甩開追擊,單手將野々宮攔腰扛起,接著延圍牆和屋頂逃離。

「真是危險。野々宮,還好嗎?」
フランツ連開口第一句話都像是電影裡的台詞。
然而他的大腦忙著應付混亂的半規管,無暇替英勇的フランツ配上英雄登場的配樂。
若將野々宮的混亂呈現在外,就是他一臉虛弱的靠著自家房門點頭。
「你怎麼還在這裡,瀨尾他們呢?」
「他們成功離開了喔,本來就只有他們兩個要走。」
「那太好了……總之我們也先躲一下吧。」進入房內,發現フランツ仍然站在原地,野々宮困惑地出聲,「フランツ?」

「除非有主人的邀請,不然吸血鬼無法進入別人的房子。」
如此說著的フランツ微微一笑,往後退開一步——就像初次見面時,被野々宮甩開手時相同的動作。
不同的是,在他離去之前,野々宮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腕,隔著一層手套的也能感覺到的冰冷依舊。

「那我就邀請你吧。」
2018-10-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