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入口 > 二創 > A3!|晨光

A3!|晨光

參加了A3!深夜60分創作,第48回選題「熱情」
‧CP:密誉
‧接續在先前的 第一次 這篇之後。(單獨看應該也ok)
‧使用到密尋常SSR卡開花前圖面的梗。


晨光

身為文字工作者,編織出的言語,反倒傷害了珍惜的人們。
——對有栖川誉而言,世上再也沒有比這更諷刺的事情。

「棉花糖吃完了。」
將誉從睡眠中拉回現實世界的密,簡明扼要地用一句話闡述完叫醒他的理由。
「呼啊……」上身倒往椅背方向,趴在桌上而變得僵硬的關節,在伸展時發出了喀喀聲響。
剛睜開的雙眼花費些許時間,才定焦到密手上的空包裝袋,「櫃子裡的也沒有?」
「現在沒了。」
「那包本來預計要讓你吃到明天晚上的呢。」
無法從窗外天色判斷現在時間,誉邁開長時間坐在桌前,有點無力的雙腿來到衣櫃前,苦笑著取下外出衣物。



便利商店的收據上,印著離截稿日又近了一天的日期,後面以同樣字體印出時間為凌晨四點。
是個上床去睡太晚,開始工作又稍嫌太早的曖昧時間。
猶豫該怎麼做比較恰當,在分岔路口習慣性走往宿舍方向時,大衣傳來一陣拉扯力道。
看向拉扯的來源,突然問道「アリス怕高嗎?」
「不太怕……密くん,你是不是趁機在用我的衣服擦手?」
「對。」
「真是的,啊啊上面都是糖粉!」
「想帶アリス去一個地方。」坦承弄髒大衣的密一臉平靜,將剛擦好的手舉起,指向另一條岔路。
「哎呀,真難得。」
突然出現的第三個選項瞬間勝出,兩人拐入密所指示的小巷。
跟隨密穿過平常較少經過的路段,明明仍身處在天鵝絨鎮範圍內,陌生街景卻帶給人旅行般的錯覺。
在路口停下腳步的密,伸手握住了誉的手腕,將另一手上的棉花糖袋交給誉。
「アリス閉上眼睛。」
「哈哈,有點像在冒險呢。」接過棉花糖袋,閉上雙眼任他拉著手前進,僅憑牽引的力道、幾句簡單指示和腳下的路面觸感前進。
轉彎、直走約莫一條街的距離、再轉彎,踏上台階不久,上方傳來了機械的運作聲,地面在微微震動中向上。
結合先前密的「怕高嗎」一問,誉早已直覺推論出最終目的地會是哪棟高樓。
由密引領著走出電梯,再往前走了一段路後,終於聽到密指示可以張開眼睛。

迫不及待睜開雙眼,映入眼中的是意料中的高樓景象,然而腳下踩的卻不是預期的地面,而是由金屬固定起來的鷹架。
「咿呀啊啊啊啊——!」
「明明說不怕高的,アリス好吵。」
「這種不一樣吧!」
透過腳下的金屬踏板孔洞,隱約能看見下方其他樓層的鷹架,心跳速度以驚人速度攀升的誉,早已無暇推算所處高度。
「動作太大會很晃,輕輕的坐下來。」
「等等密くん,不要放開我的手!」
在密的嘆息中,誉用有生以來最慢的速度坐到密的旁邊。
「アリス,棉花糖。」
「嗚嗚、真虧你還有心情吃。」
不想放開牽著的手,誉將整個包裝遞了過去,密從中撈出棉花糖,接著伸手把糖放到誉的嘴邊。
面對今天不知第幾次的「難得」,張口吃下。
身旁的密再次將手探入袋中,這次拿出的棉花糖,則是一如往常地進了密的口中。
用舌尖碰觸口中的棉花糖,融化的砂糖甜味神奇地讓心跳平緩了些。

「那間是宿舍,然後那邊是車站。」
「真的呢,你的視力真好!我也找到書店了,哼哈哈。」
順著密手指的方向看去,在夜晚與清晨交接的微光中,沒有遮蔽物的景象盡收眼底。
忽略腳下的恐怖畫面和呼嘯而過的風聲,俯視平時居住的城市,心底有種既熟悉又新奇的感動。
誉稍微放鬆直到剛才都握得太緊的手,悄聲說道,「這裡景色很好呢。」
「嗯。」

地平線邊緣鑲上一層白色,代表一日之初的強烈光線,照亮了整座天鵝絨鎮。

誉輕碰了下密的肩膀,「密くん,我們回——在這種地方也能睡?」
無奈地打開新的一包棉花糖餵醒他,「我們回去吧。」
而一臉惺忪的密搖了搖頭,「アリス自己回去就好。」
「不能睡在這裡,等下別人要來施工的!」
「我也在這邊打工……」
「喔喔!難怪你會知道這裡……但不管怎樣也不能睡在鷹架上呀,醒醒。」

終於把密拖回工地一樓,兩人挑了個安全多了的睡眠地點。
誉在旁邊放下棉花糖和便條紙,接下來等到其他工人來上班,叫醒密就好。
「會走回去吧?」
「畢竟在頂樓看了整個鎮呢!」誉肯定地大張雙臂,忽然想通什麼地停頓數秒,「嗯?所以你指宿舍位置給我看,也是為了讓我一人也回得去嗎。」
沒有正面回應他的密,打著呵欠躺下,只轉動了綠色眼珠看向誉。
「詩興湧上來了嗎?」
「……嗯,湧上來了,謝謝你。」



想到被自己用言語傷害的人們,每一筆都躊躇不已的創作瓶頸。
或許未來還會再重覆發生一樣的事情吧。
即使如此,看到日出瞬間滿溢而出的感情,無論是否傳達得出去,終究也只能化為詩句。

詩人朝著晨光踏上歸途。

密尋常SSR卡開花前圖面
遊戲裡的卡面截到了,所以直到看了公式書上的全圖,我才知道他站在招牌上……
而且底下文字還寫說他只是追貓就追到這裡,運動神經發達怪物(之一)真的很驚人…
2018-09-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