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入口 > 二創 > A3!|瓶中信

A3!|瓶中信

參加了A3!深夜60分創作,第41回選題「給未來/過去的信件」
‧CP:密誉


瓶中信

「這些記憶受損的人,有些在恢復記憶之後,反而會忘記『失去記憶這段期間』的事——」
密在心中重覆了流入耳內的言論,朦朧的意識終於聽懂這段話的意義,瞬間清醒過來的他看向音源。
無人的談話室裡,只有電視的聲音。螢幕上拿著大腦模型、一身白袍的人下了這類節目常有的結論,「人腦的記憶目前還有許多未解之謎。」,接著畫面開始捲動一連串的工作人員名單。
御影密當下第一個反應,是拿過放在桌上的搖控器,關掉不知是誰忘了關的電視。一面慶幸很會碎唸的左京不在現場,一面再度躺回沙發上。



第一次回想起電視上那段描述,是在數個月後,密和誉的關係變得不僅僅是室友後不久。
躺在中庭的長椅,偶爾戳戳專注於書本世界的誉,就能從那細長的指尖得到棉花糖,平凡至極的平日午後。
腦內無意間閃過「這樣的日常可以延續到何時」的疑問,進而察覺到隨著這些時間經過,「忘記在滿開劇團的日子」已經逐漸變成一件他不願設想的假設,就再也無法忽視這個問題。

密很快地想到「寫個留言放在身上」這樣的方法。
這樣一來,不管是在打工途中、或是睡醒發現身處在陌生之處,看到紙條之後就能明白的吧。
從誉的空白稿紙裡抽出兩張,爬上自己的床舖開始動筆,卻發現無法像預想中那麼順利。要怎麼讓失去記憶的自己,相信它的內容是一個問題。
不斷塗塗改改的紙張,最終被揉成一團,再換下一張紙。
察覺到自己的行為,和房間另一端的趕稿詩人一模一樣,皺起眉尖的密暫且放下了筆,大字型躺平下來。
在床舖的斜下方,不時傳來趕稿中的書寫聲和喃喃自語。若在平時,密大概早就帶著企鵝抱枕去隔壁房間避難,但對現在的密而言,這樣的噪音反倒有些許奇妙的安心感。
將揉成一團的廢紙塞入口袋,打算等睡醒之後再丟掉,放任變得模糊的意識進入夢境。

幾天之後,順利截稿的誉對他大喊一句「密くん,一起去海邊吧!」,大半夜外出的兩人延著河堤往海前進。
海的距離不至於遠到只能搭車,但徒步要走上不少時間;與在四下無人的路上不時哼歌的誉相反地,延途數次睡意襲來的密感到有些後悔。
沒有馬上拒絕誉突如其來的邀請,除了莫名的安心感作祟以外,確實也有幾分想看看那片海的意圖在。若最初的記憶是在那片大海,那麼倒在宿舍門口之前,也很可能曾走過同樣的一段路。
雖然早有預料,但是一路來到海邊,仍然沒有任何與記憶有關的線索,讓密稍微鬆了口氣。
沒有月光的夜晚相當暗淡,看不清從口袋裡拿出的紙條。
如果就這麼失去記憶,這上面寫的內容,能說服另一個自己嗎?
劇團的大家都是溫柔的人,是可以安心住下來的地方——要怎麼傳達給那個陌生的自己呢?

下意識從星空中找到北極星的密,因遠處的呼喚聲而挪開看向上方的視線。
誉站在遠處而縮小的身影,在海與陸的交界附近朝密揮手,於是密收起紙條,維持著不變的速度走向前去。



第二次回想起那個假設的問題時,問題已經近逼到密的面前。
既是「December」,也是「滿開劇團的御影密」的他,只想到一個方法來說服「April」。
諷刺的是,那個方法也會讓他同時失去December和御影密兩個身份。
放眼望去,整個205房都是御影密的記憶。其中佔據了絕大半的,果然還是與他分割一個房間的誉。
如果在別的時間點遇到April,或許不會令他如此猶豫吧。

多少有點感嘆的密,從抽屜中找到最初倒在宿舍門口時,就帶在密身上的東西。
曾經裝著August製作的藥,有著藍色小瓶的項鍊。
「你要帶那個去嗎,密くん?」
看向站在身側,用手指夾了顆棉花糖的誉,密反射性地吃下並點了點頭。
一瞬間化開的棉花糖,有著前所未見的美味和口感,誉的手上拿的,正是每顆都分別包裝的超高級品包裝。
「那把這也帶去吧。」誉將包裝紙放到密的手上,仔細一看,上面只有手寫的長串數字。
密將紙仔細折好,放到藍色的小瓶子裡。



關上宿舍的門,密毫不猶豫的踏上前往基地的道路。
所有不安在看懂數字意義的當下,早已一掃而空。
即使失去一切記憶,依照瓶中信內標示的座標,無論身處世界任何角落,他都能再回到這裡。
2018-08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