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入口 > 二創 > A3!|海底魚的夢

A3!|海底魚的夢

參加了A3!深夜60分創作,第36回選題「睡衣」
‧CP:密誉
‧時間點在二部,密恢復記憶前。



海底魚的夢

「密くん你看!」
密抬眼看向喚醒他的聲音來源,在密對面位置,指向旁邊的誉,情緒高昂地半站起身。密順著他的手指看去,白色魚身優雅地游過兩人身旁,延著巨大水槽的玻璃面,往頭頂悠游離去。
「這條魚很像東さん呢!」誉情緒高昂地說道,密隨恴地回了一句「嗯」,然後打了個大呵欠。

這裡是水族館的輕食區。
館內微暗的光線和適中的室溫,讓密入館後不久就一直處於幾近冬眠的狀態;因此一坐上位置,睡意馬上排山倒海地淹過密的意識,直到剛才被誉喊醒為止。
面前碗裡的冰淇淋已溶了大半,密撈起液狀的冰淇淋,已變成香草口味奶昔的冰淇淋一樣好吃。

「密くん♪等你吃完,接下來去禮品店看看吧!」
「想睡……」
「你不是從搭車到現在一整路都在睡嗎!」
「走了一整天……」
「唔,那倒也是。」

和一路省電模式的密相反地,從入館……不,從昨天整理行李時就很雀躍的誉,偶爾突然拉著他說「你看」,偶爾請工作人員幫兩人拍照。而餵食秀、整點的生態解說全都藉身高優勢,站在後排全程參觀,雙眼閃閃發光的誉和最前方的小孩子一樣投入,一直維持高耗電的高昂情緒到現在晚餐時間。
當然還有時不時冒出來的詩興,簡而言之就是「比平時的アリス更吵」。
到底是哪來這麼多的精力。密心想著,半睡半醒緩慢地吃完冰淇淋。專注於整理數位相機照片的誉,總算安靜下來。

趁機打盹的密不久後被叫醒,進禮品店挑禮物時,廣播聲響起即將閉館的通知,急急忙忙結帳完,雙手提滿紙袋的兩人出了店。陸續走向水族館出口的人群,像不久看到,黑潮水槽裡的魚群一般。
但兩人沒有加入那股黑潮之中。

密跟隨誉逆流往上樓方向,向工作人員出示掛在兩人胸前的夜宿證明卡。



穿著睡衣,站在像是自動販賣機的東西前的誉,帶給密一股非現實感。
當然密自己也是一身睡衣,但畢竟誉平時是連出宿舎房間,下樓泡個茶都會特意換掉睡衣的人,在寢室外的地方看到誉的這身打扮,有種其實是整個205號房被平移到水族館的錯覺。

「アリス。」
「唉呀,密くん,怎麼了?」
「アリス在做什麼?」
「一成くん之前告訴我有這種列印照片的機器,現在真的是很方便呢。」

機台前擺了幾張白天拍的紀念照,大概因為在餐廳事先挑過,誉選擇照片的頁面沒有停留太久,不斷投入硬幣換出一張張照片。
「呼啊……那我回床那邊。」
「晚安,刷牙過就不能再吃棉花糖了哦!」
「嗯,晚安。」

回到兩人的床鋪,密蓋上被子,頭頂上方是整面的水槽。沒有日夜之分的海洋世界,魚群來來往往地游動。視野裡沒有白天參觀時的人群,彷彿置身在海底之中。

不斷下潛,不斷下潛,密到達原以為無法到達的海洋深處,發現這才是適合自己的環境。
吐出的氣泡穿過明亮的淺海,和曾經接納了身份不明深海魚的魚群之間,在映照著滿月的水面上化為泡沬,如同童話故事般的結局。
深海魚回想起自己的罪過,說道,「August。」



猛地坐起,身上仍是睡衣,而四周仍是睡前的水族館景象。
身旁的誉湊上前來,「密くん?」
「夢、」密喃喃道,在夢裡似乎已想起失去的記憶,但現在卻又消失無蹤。
「做了不好的夢?」
「……忘了。」
「這樣啊。」
將棉花糖送到密的嘴邊,待他吞下後輕輕撥順密的頭髮。明明不久前說刷過牙齒就不能吃棉花糖的,但這就是有栖川誉。
「被吵醒了?」
「啊啊,不是的,我在寫明信片。」
密看了誉交到他手上,開頭寫著給東,翻到背面是剛才才從機器裡印好的照片,而照片正是在輕食店裡,誉說很像東的那隻白色的魚。
「難道那一疊都是要寫明信片的……?」
「是呀!想和大家分享今天的感動,自己收到時又像是延長了旅行一樣,天才的好點子對吧?當然也寫了給密くん的!」

「アリス是笨蛋嗎,這樣要寫多久。」
「我可是天才詩人,寫寫明信片隨手拈來——等等密くん!寫給你的現在還不能看!」
慌慌張張搶過密手上的其他張明信片,密將手指豎在嘴前。
「吶,アリス。」密看著意識到音量太大而噤聲的誉,「借我相機。」

帶著相機和零錢,來到機器前的密,挑選好要寄給誉的照片,按下了列印鍵。
2018-07-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