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入口 > 二創 > A3!|逃避行

A3!|逃避行

參加了A3!深夜60分創作,第25回選題「逃避行」、「弱點」
‧CP:志岐鷺

逃避行

順時針扭轉水龍頭,鷺島用胸前口袋裡的手巾擦乾雙手,戴上白色手套。
從洗面室回到房間,室內的青年看向轉向進入房內的鷺島,接著將視線轉向另一張椅子。接收到他無聲的指示,鷺島踏著地毯前進,坐上被指定的那張椅子。
「已經看膩了?」鷺島問道。
數分鐘前、鷺島離開時還緊盯窗外的青年,不止腿上放了一本精裝書,桌前還擺著離開時沒有的紅酒和杯子,充份地顯示了注意力早已不在延途景色。太過意料之中的發展,令鷺島止不住笑意。
「延路都是一片黑色,誰要一直看窗外。」聽出鷺島語氣裡的調侃,青年些微不悅地皺起眉間。
「畢竟這是夜行列車,當然會一片黑色囉。」面對自己的雇主——東条志岐,鷺島不僅沒因那表情而收斂,反倒更加明目張膽地拍手,「但志岐様會買火車票已經很值得鼓勵,了不起了不起。」
「言不由衷的稱讚就免了,我可是本來就打算搭這班車。」志岐啜飲杯中紅酒,飲畢放下杯子的動作,即使在車廂輕微的顛簸之中,仍舊十分優雅。
鷺島自然地起身為志岐倒酒,「那麼,我們的目的地是哪呢?」
「不告訴你。」志岐揚起嘴角,一臉惡作劇的得意,「放心,到了我會叫你醒來。總之你也喝吧。」
在桌上另一空杯倒入些許紅酒,和志岐互相舉杯,香氣在口鼻間擴散。鷺島現階段的資訊,只能從夜行車和臥舖這兩點,判斷出目的地頗有距離。但腦內對延途停靠站沒有太多資訊的他,無法再更進一步推理。但對推理不像主人那麼沉迷的他,只在心裡盤算直接等志岐睡著時偷看車票。

而這個計畫,在放倒椅背弄成床舖,兩人各自躺在床上時,志岐明顯睡不著的翻身聲中破滅。
鷺島細數造成志岐失眠的要素,蒸汽火車獨有的行走聲、氣味。不規則晃動的車廂。也許還包含雖然高級,但仍不及志岐臥室的床舖。雖然沒能偷看車票,鷺島倒也不甚介意,「睡不著嗎?如果在家中就能為您溫一杯牛奶,實在遺憾。」
「給我稍微掩飾一下幸災樂禍的語氣,鷺島。」放棄試著入睡的志岐起身坐在床沿,「這樣剛好還能等日出。」
「列車上的日出嗎,志岐様真是風雅。」鷺島在心裡將可能的目的地又刪去一些,至少要是看得到日出的距離,雖說夏季的日出時間較早,但離現在還有段不短的時間。
「你也要等嗎?」
「若我能有這榮幸的話。」
志岐掀開棉被一角,只有這側的窗戶向東。即使只有幾步路的距離,鷺島仍是穿上皮鞋,踩著車廂的地毯,來到另一張床邊。
單人床舖的毛毯當然包覆不住兩名成年男子,這個季節本就不需特別保暖,毛毯只是個拉近距離的藉口。從黑暗轉為微光的時間裡,依偎著的兩人大多無聲,不時幾句簡短交談。
太陽升到地平線上,靠在鷺島肩上的志岐,極小聲地說道,「偶爾……」
過了數秒,沒聽到句子後續的鷺島將視線轉向肩頭,似乎終究不敵睡意的志岐,發出熟睡的規律呼吸聲。輕輕地將志岐放倒在床上,蓋上毛毯。鷺島從志岐的上衣口袋拿出車票,確認紙面上的內容後又放回原處,「還有兩站啊。」



看到車票上的目的地站名,鷺島當下就能理解志岐保密的原因。
志岐在車站招來馬車,偷偷在車夫耳邊指定地名。而鷺島雖然沒能聽見內容,但抵達時看到如同猜測的景象,不得不說,確實是少了些驚喜感。
朝山裡延伸的石板路面,兩側旅宿都是木造的和洋折衷建築;道路正中的小溪將街道一分為二,僅用幾座小橋連結兩岸。非假日的觀光景點並沒有太多遊客。既不像平時人潮擁擠的都市,也不像杜絕外人的私有別墅,介於兩者之間的特殊氛圍。頗具知名度的溫泉街,時常以照片形式出現在雜誌書本之中,第一次來到當地的鷺島一點都不感到陌生。

反倒是在旅館櫃台前,確認訂房的志岐身影,讓鷺島感到特別新奇。
正常情況下,安排住宿是鷺島的份內工作,但這次是在昨晚睡前,志岐突然遞來提箱,只說了句「不要讓別人發現,和我外出一下。」展開的旅行——這樣的時間早已超過「外出一下」的範疇,不過鷺島沒忘在家中留下字條,有自己待在身邊,應該還不至於讓其他人恐慌才是。
鷺島提著志岐的行李,站在離志岐兩步路的距離等待。為了不讓鷺島在「和我外出一下」時就起疑心,志岐輕簡過的行李中當然沒有換洗衣物,和鷺島一樣沒來過此地的志岐,簡單地問了賣衣服的店家資訊,接著和鷺島上街。兩人完全只逛旅館人員推薦的店家,沒有幾句交談、也沒花太多時間逗留,買了幾件衣服之後又原路回到旅館。
心底某處對白天睡覺有抗拒感的鷺島,畢竟還是血肉之軀。聽到志岐以前所未見的速度發出安穩鼻息聲不久,鷺島也放棄了矜持。

鷺島至少遵守著「比主人晚睡,比主人早醒」的底線。確認志岐的睡臉之後,輕手輕腳地走出被窩。
即使旅館櫃台有電話機,鷺島仍然走到街角的電話亭,打了通只有純粹報平安、交待工作,絕口不提兩人所在地的電話。
儘管這段旅行是再標準不過的離家出走,但他並沒有加以阻止的打算。理由除了私心再無其他。

睡到下午時分的志岐所安排的今日行程,就是泡溫泉、吃旅館料理、喝酒,在房內悠閒渡過。
換句話說就是毫無安排,和鷺島預料的一模一樣。



今晚和昨晚一樣沒有月光,吹入室內的風,除了山林及溪水之外,混雜了溫泉特有的硫磺味道。

「鷺島。」
「什麼事?」
「別弄了,過來喝吧。」身著浴衣的志岐將手肘放在窗台邊緣,剛倒好的清酒在窗外街燈下搖曳。
「不要妨礙我工作好嗎。」鷺島正用著借來的熨斗滑過志岐的外衣。
「只准弄到這一件。」
「是是。」鷺島敷衍地回應道,繼續手邊工作,隨著衣服上的皺褶被熨斗一一推平,鷺島非休息日卻整天沒工作的不踏實感,也總算是稍稍撫平。
「我昨天就在想……你的酒量是不是很差?」
「和志岐様比起來,世上絕大多數人的酒量都很差喔。」完成手邊工作,把熨斗立起擺好,鷺島將衣服掛在牆上。

隨著輕輕踏在榻榻米上的腳步聲,不一會兒,站在背後的志岐將下巴靠在鷺島肩上,傳入耳內的「嗯——?是這樣嗎?」帶有一絲酒精氣息。
探入浴衣前襟的手指,帶著特別意圖的撫摸胸前的皮膚,引起鷺島一陣戰慄。
即使不回頭確認,鷺島也能想見正確掌握住他弱點的志岐,會是怎樣的表情。

想必是和早已預料到晚上會如此發展的自己,一樣得意的微笑吧。


備註:
場景的臥式列車參考「一等寝台」,溫泉街參考「銀山温泉」,都是只看過書面資料沒有實際經歷,且沒有細加計算大正時期的火車路徑及車速,描寫上多少有些捏造成份,這部份若能當成架空設定寬容看待,將會非常地感謝……!
2018-06-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