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口 > スポンサー広告 >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二創 > 聖鬥士|Benzodiazepine (苯重氮基鹽)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--------

聖鬥士|Benzodiazepine (苯重氮基鹽)

聖鬥士星矢,巨蟹座迪斯馬斯克和雙魚座阿波羅迪中心;Coronation(加冕)的續篇。




這顯然是一場夢。
雙腳自然地踏上紅毯,向教皇廳的深處前進,角落身影透過微光映入眼中。

──接下來的事他已倒背如流,卻無力改變也不能快轉。
就像個被迫反覆觀看同一齣電影的觀眾。
於是他在劇中男人的痛苦低吼聲中逃離戲院。


迪斯馬斯克睜開雙眼,隨手抓了抓已經亂掉的頭髮,
起身。





據說射手座的叛變,在山羊座親手制裁下結束了。

黃金聖鬥士中的射手座死亡,雙子座下落不明,
僅管一夕之間聖域失去了兩名教皇繼承人,但能夠救回女神就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於是聖域在上下一心的努力重建下,短短的數日間恢復了平靜,

至少表面上是這樣。

那些在底下沸沸揚揚的傳聞不知已經增加了多少版本,
以至於後來流傳的消息太過荒誕,
真相在教皇無暇說明間悄悄地隱沒了,倒也省去他們不少麻煩。


麻煩的是黃金聖鬥士間的微妙變化。

這也是為何一日奔波之後,
迪斯馬斯克不是回巨蟹宮睡大頭覺,而是跑來雙魚宮的原因。





他偏頭閃過雙魚座阿波羅迪從身後而來的一拳。


正要開口,那隻手便穿過身旁關掉爐火,
其主人帶著明顯不滿的語氣吹過耳際,留了句「發什麼呆。」便扭頭離開。

迪斯馬斯克搔搔鼻尖,理虧得無話可說,只好試圖轉移話題,「那傢伙現在怎樣?」

離開的腳步頓了下,彷彿在確認他所指何人,然後才緩緩回應道,
「不算很穩定,」椅子發出輕微的挪動聲音,
「畢竟艾奧羅斯對他意義重大,我能做的有限…總之比一開始好得多了。」

迪斯馬斯克隨口應了一聲,
注入熱水的瓷壺散發出濃郁花香,他從櫥櫃中拿出兩只茶杯,
利用剩餘的滾燙熱水清洗,撕下餐巾紙擦拭後,端著托盤走向茶桌。


「薩卡那邊呢?」
「這我哪知──我又不會詳細的判斷!」
看到阿波羅迪掄起拳頭,迪斯馬斯克趕緊補充,
「…至少人格切換的次數變少了啦。」
阿波羅迪點點頭,接過遞來的杯子。


聖域沒有休閒娛樂,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得與世隔絕著,
因此入夜的雙魚宮只飄散著淺淺的花香,和兩人的交談。


例如牡羊座的穆很可能已經知道實情,
還好他什麼都沒聲張地離開了,可以先不去考慮如何處理。
又或艾奧利亞變成一個尷尬的話題,
僅管不用擔心他自行發現真相,他的心思也沒細膩到會想要自我了斷,
仍然是無法放著不管。

「嗯……要誘導他為兄弟贖罪嗎?」
迪斯馬斯克仰頭喝乾最後一滴花茶。

聖域已經無法承受更多的損失,他是這麼認為的。
包括薩卡、修羅、艾奧利亞都是,因此他只是單純地不再讓任何人倒下,

即使結果是眾人就此分道揚鑣也在所不惜。


「你還真擅長做這些奸巧的事。」
阿波羅迪綻開美麗的笑容,修長的手指抵著桌面起身,
另一手隨著靠近的上身向前,觸摸迪斯馬斯克的喉頭,
近得連呼吸都要混成一團。

但在迪斯馬斯克意識到這點之前,對方已經抬起他的下巴疊上雙唇,舌尖強硬地進入口腔。
他本能地伸手扣住那有著美麗金髮的腦杓,而微帶苦味的體液在兩人間流動。


「嘿嘿,要去床上嗎?」
兩人分離後他湊上阿波羅迪耳邊低聲。
對方給了肯定的答案,「不過你得去刷牙。」
「那多破壞氣氛啊,剛才明明連舌頭都纏在一起了。」

他帶著調侃語調起身,然後雙腳一軟,不輕不重地倒在阿波羅迪的肩上。


「我在那時下了安眠藥。」
矇矓中,迪斯馬斯克感覺到自己被扶進臥室,「還是該說麻醉藥?」


阿波羅迪親吻迪斯馬斯的黑眼圈,然後輕唸了聲晚安。
「我也不會讓你倒下的。」


__________
標題的Benzodiazepine(苯重氮基鹽)是目前常用的安眠藥和麻醉藥物成份,下了個莫名其妙的標題抱歉XD
我總覺得這篇的腦補比上篇更大所以實在很猶豫…另外小魚有對藥品毒物免疫的體質,這點也是腦補。(笑)
順帶一提的是後來小魚都懶得下藥直接暴力讓失眠蟹入睡。(同樣是腦補)

話說我好喜歡寫強硬又MAN的小魚大爺、和人在雙魚宮卻還是由他泡茶的螃蟹(痛毆)
用海鮮組的視點描寫十三年前的事感覺很新鮮,雖然卡文但還是寫得很開心!
2011-03-08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