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入口 > 二創 > A3!|聲音

A3!|聲音

參加了A3!深夜60分創作,第23回選題「聲音」

‧CP密譽。
‧時間點為ガイ入團後,使用一點真澄+ガイ和真澄+莇的出稼對話內容。
‧沒有直接描寫但是有些性暗示。


聲音

門外有腳步聲。
ガイ將播放機的音量稍微調低,腳步聲不急不徐的速度、鞋的材質發出的摩擦聲,他判斷出現在正逐漸靠近房間的步伐主人,正是同室的雪白東。
腳步聲停在房門口,轉開門把,東的人和聲音同時進入房內,「我回來了。」
「你回來了。」ガイ如此回應。
「嗯?正在聽音樂嗎?」注意到ガイ按下播放機的暫停開關,拿出耳機,正在吊掛外衣的東用著輕柔語調說道,「不用顧慮我,把音樂放出來也沒關係喔。」
「那就一起聽吧。」ガイ點頭放下手上耳機,調回普通音量,將光碟從頭開始播放。

播放機內的是兩人都十分熟悉的聲音——他們隔壁房間,205室的詩人有栖川誉的聲音。
和預料的音樂CD大不相同,東顯得有些意外,「誉的朗讀CD?」
「嗯。今天碓氷借我的。」
東接過ガイ遞來的光碟外殼,「這個CD封面……。」
東微笑著從櫃子抽屜拿出整疊紙張,從中抽出一張。
「你看,誉的著色畫。」
ガイ來回檢視光碟封面與著色畫、異於常人的獨特用色,明顯出自同一人的風格。ガイ平鋪直敘地述說了感想,「和有栖川的詩一樣,是我看不懂的風格。」
「呼呼,因為誉的藝術感很特別呢。」

心情愉快的東拿出櫃子裡的洋酒,兩人配著朗讀的聲音輕碰酒杯。
詩的內容一如既往,明明字詞都能聽懂,但組合成句子後又變得晦澀不明。
和詩相反地,時而高昂、時而輕柔的朗讀語調;ガイ能輕易想像出誉朗讀時的表情、肢體動作。
「有栖川只憑聲音就能表現出這些演技啊。
「嗯,誉的聲音感情很豐沛,大概是職業的緣故,也擅長用聲音去演出——呵呵,ガイ的表情寫著『或許可以做為演技的參考』唷,真可愛。」
「可愛……」
「ガイ很可愛的喔。」東替ガイ酌滿已空的酒杯,也為自己添了一杯。
ガイ看著搖曳的杯內水面,覺得身邊的東就和背景流過的詩一樣神秘難解。


就像隔著一層牆壁,ガイ也能聽到東的腳步聲一般。對於經過訓練的他而言,滿開宿舍的隔音效果並不算很好。
每晚都會聽到205室的有栖川誉的鼾聲與夢話,偶爾還會有御影密的抱怨。似乎也受過訓練、想必聽力比一般人更好的御影,近距離接收鄰床的聲音,會抱怨也是在所難免。
儘管更多時候,御影都是無視掉那些雜音繼續熟睡。
ガイ關掉燈光,在黑暗中毫無滯礙地爬上床舖,已經變得習慣鼾聲與夢話的ガイ,也打算無視聲音入睡。

但是,今晚205室傳來的聲音,和以往略有不同。

起初他以為是噩夢的夢話。不經意地聽了一會兒,ガイ略感不對勁地皺眉,轉為仔細聆聽。
「嗯啊……等等、密くん……
有栖川的音量降到平常的20%以下。
「等等?但是アリス已經變成這樣了,你看。」
御影也壓低的聲音顯得急促且沙啞,沒了平時睡意,像演出時一樣,變得像另一個人。

有栖川變成哪樣了?
ガイ在內心加入話題,但當然沒人回應他純粹的疑惑。

205室的雙層床似乎整座晃動著,同頻率地,有著不知該如何說明的拍打皮膚的聲音。
有栖川的話語被呻吟和喘息切分得支離破碎,和朗讀CD及平時開朗的語調完全不同,ガイ對他能發出這樣的高音感到十分驚訝。

不,現在不是驚訝的時候。
ガイ坐起身,小聲喚醒隔壁床的東。
似乎聽不見205室聲音的東,在兩人一起來到走廊、將耳朵貼在205室門板上後,帶著ガイ悄悄地回到206室。

隔壁房的聲音仍然持續著,ガイ有種不踏實感,「放著不管不要緊嗎?有栖川和御影——
「呼呼,不要緊的哦。如果我們開門,誉反而會死掉吧。
「這麼嚴重?」
「因為是機器人先生,所以沒有安裝這方面的軟體嗎?ガイ真可愛。」
又被說了一次可愛,ガイ開始無法理解東定義的可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
大概是他困惑得太過明顯,東對他眨了眨眼,「明天見到誉時,可以直接問問他喔,不過現在我們先休息吧。

照著東的意見回到床上,蓋上棉被。

ガイ無視205室傳來的聲音,在腦內列了三件事情到明日的排程裡:
一、還朗讀CD給有栖川。
二、問他今晚的事情。
三、請教他聲音的演技。
ガイ把第三件事標記上「最重要」,接著「關機」進入人類所說的夢境之中。
2018-06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