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入口 > 二創 > A3!|就算一生無法理解 (6)

A3!|就算一生無法理解 (6)

#6御影密

密睜開雙眼,窗外僅有街燈微光,室內一片昏暗。沒有確認時間,但以密的體感判斷,大約是凌晨三四點。
他並不是因為睡飽而醒來,而是因為感受到隔了一個矮櫃的距離,隔壁床的動靜。
適應了黑暗的眼睛,看到起身的誉伸手抓起床頭桌上紙筆,一陣胡亂摸索,似乎是沒能把床頭燈打開,果斷放棄的誉改用手機打光,就著螢幕發出的微弱光線,飛速地揮舞著左手,迅速地在紙上寫下文字。
身為誉的室友,密倒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誉半夜突然開燈爬起來寫詩。
但大多是寫完一兩句,接著又關燈睡回去。現在的誉則是用著密從未見過的高速書寫,紙面很快就被文字填滿,誉翻開下頁繼續寫著,直到填滿最後一頁,他又再度伸手拿過旅館便條和備用稿紙,像是被什麼東西追趕著似地——啜泣著振筆疾書。
密對他的異常感到不知所措,連該不該出聲叫他都猶豫不已,沒有根據的直覺認為不能打斷這樣的誉,但他又無法放著不管。只能眼睜睜的旁觀。
誉終於放下紙筆,將紙張整疊放到旁邊桌上,暗下的手機螢幕讓室內變回一片黑暗。誉的呼吸聲比平常鼾聲來得安靜許多,但在寂靜的室內仍然特別明顯。眼睛再度適應黑暗的密,看見他不停用手背擦拭著眼角。

密伸手點亮兩張單人床間的小燈,偏黃的弱光照亮誉的側臉,微微訝異的紅色眼珠轉往密的方向,「密くん,怎麼了呢?」
「アリス才是怎麼了。」
跳躍到另一張床上,彈簧床發出細微聲響。誉向後挪動身體空下半邊床舖,掀開棉被一角。
鑽入了誉給他的半邊棉被,單人床擠兩個男人顯得狹窄,但比起宿舍的雙人床又還算得上寬敞。
密伸手抹去再度滴落細長眼角的水珠。
誉的呼吸總算趨於平緩,平常能夠穿透好幾個房間的宏大聲音,現在顯得有些虛弱。
「密くん像是天使一樣呢。」
「アリス老是這麼誇張。」
「不不,光是照在密くん臉上的光影,就像藝術品一樣呢。」誉撫過密的臉頰的手指,也確實像在碰觸藝術品般。
密看著誉哭過頭,以客觀而言實在不怎麼美麗的臉,心裡毫無共鳴。但對密而言,誉的臉是不是像藝術品一樣,倒不是太重要的事。
落淚的誉並不罕見,他早已無數次看見酒醉後的誉控制不住變得豐沛的感情,哭得泣不成聲。

但是那和剛才的狀態是不同的。
那樣的誉就像昨天扮演鷺島時,露出猶豫的表情,放棄主動親吻他的瞬間。
也像是事後他聲音顫抖,說著「我不知道該做什麼,才是密くん需要的。」和「對不起。」的模樣。
掙脫誉欣賞般的觸摸,密將誉拉過來一把抱住,安撫地輕拍著背。
「我也夢到鷺島和志岐的夢了,密くん。」
「一樣是色情的夢?」
「色情……嗯,的確是呢,但是比起這個,大概因為在夢中的我是鷺島,第一次好像能『理解到他人的內心』。」
誉小聲地補充道,雖然鷺島不是真實碰到的人物,能不能算數還有待商搉。
「明知志岐和鷺島間的心意是相同的,但他們身處的時代和階級注定導向悲劇,鷺島的絕望像是我親身遇到的事一樣。為什麼大家都能忍受『理解他人心情』這麼恐怖的事呢?」
一般人完全不是用這種方式與其他人共感的。
但是密一時想不出好的解釋,只好搖頭。
想到擁抱著的誉根本就看不到自己搖頭,但誉似乎也無意要從密口中得出答案,「我忍不住也想到我和密くん。」
「因為演出這齣戲的契機,我們變成能做這種事的關係。密くん之前沒有過去記憶,那時的我也做了很多猜測,也許恢復記憶後的密くん會想起有更重要的人,或是有更重要的事,決定離開我們。畢竟我們在密くん的生命裡登場的時間,相對於你二十幾年的人生,是相當短暫的呢。很幸運的是你在恢復記憶後願意留下來,原本這樣就該滿足了。
但我這幾天一直在想,恢復記憶前,我們能做這種事的關係,到何時為止是有效的呢。」
「到何時為止……?」
「嗯。應該再早一點問你的,但我一方面又不想聽到你說,在你恢復記憶的時候,就已經不算數了。所以遲遲開不了口。」
「アリス真是笨蛋,到現在都還有效喔。」
「那未來呢?」
「未來……アリス和志岐一樣,家裡很有錢,需要和女生結婚的話,到那之前都是有效的。」
一樣看不到的密從肩膀上的觸感得知誉搖了搖頭,心想原來看不到也還是能判別出這個動作的。
「如果障礙只有這個原因,那就是一直都有效了。」
「アリス不結婚嗎?」
「畢竟已經不是大正時代了呢。如果一直都有效的話,應該要是我們結婚才——啊啊等一下!」突然倒抽口氣的誉掙脫擁抱的動作,搭住密的肩說著「應該要先準備好戒指再和你說,密くん先忘掉剛剛的話。」
「來不及了。」
「嗚嗚,一點藝術感都沒有……真是悲劇……好想重來……」
密對表情無比難過的誉再度毫無共鳴,「我沒有固定職業,在和千景解決完一些事之前還可能讓你遇到危險,這樣也沒關係嗎?」
「當然,」瞬間轉成笑容的誉說道,「而且密くん並不是沒有職業喔,你是演員御影密呀。」



第一場公演的戲劇,剩下最後一幕。
後台的冬組三人,在後台看著誉和密演出庭院內的最後幾句對話。
「雖然志岐和鷺島的互動看起來非常自然,」丞的表情十分複雜,「但是為什麼比起主從,感覺更——」
「呵呵,感覺更像情侶?」東接續著丞似乎不想說出口的內容。
「嗯……但是感覺不像是在交往中的關係,有點像是互相單戀?」紬認真分析道。
「真的呢,不愧是紬。」
「你們……算了,但是這樣的戲沒有問題嗎……」
面對丞的擔心,兩人分別說著「不過拍手聲很大呢。」「應該是沒問題吧。」
「說得也是,或許觀眾看起來還好吧。」
放下心的丞表情放鬆下來,三人迎接回到後台的兩人,集結著等待謝幕時間。
和丞想法相反的是,有一定比例的觀眾看上去,的確感受到這對主從是紬所分析的那種關係。
但是這反而正中他們的喜好,而且是這段不長的公演期間,再度購票觀劇的一大原因。
無論如何以戲劇本身,是一個可喜可賀的美好結果。



密靠在列車的窗戶上昏昏欲睡。
後來讓監督及冬組的成員們知道他們兩人的關係,除了一臉震撼的丞以外,不論是監督、東還是紬,倒是都不怎麼驚訝,笑著祝福他們。
告知千景的時候,密不忘錄下千景的反應。雖然密不是很懂至在玩的遊戲,但那張表情大概就是至所說的SSR卡,他和千景在那份錄影檔的刪除與備份間,來回交戰了好幾天,現在那個影片藏在誉的手機裡面,連他本人都不知情。
身旁的誉不斷反覆調整領帶、整理頭髮,開關手機螢幕。在車上意外有著社會人士風範的誉,並沒有發出什麼吵鬧聲音,但是這些代表他有多緊張的動作,讓密看了就產生「很吵」的感覺。
密把自己頭上的企鵝造型眼罩塞到誉的手上,「アリス安靜。」
「密くん,我現在完全睡不著。」誉將眼罩還給他,「等下就要和家人介紹你,我……」
密從背包裡拿出一本書交給誉,「那換這個。」
那是誉在生日時寫給密,世界上只有一本的詩集。
「你帶著它啊。」
「嗯。」
表情總算緩和下來,誉用細長手指翻著書頁,「真懷念,一次都沒看你翻過它,我以為你已經忘了呢。」
「我全記下來了,不需要翻。」
誉訝異地睜大雙眼,「密くん總算對藝術開竅了?」
「一句都看不懂。」
「咦……?看不懂,但是全記下來了?」
「因為是寫給我的,不是嗎。」
誉將詩集放在兩人座位間的扶手上,密看著避開被誉的淚水滴到命運的書本,伸手覆上封面。
「アリス認真寫的,我不想假裝看得懂,但是這樣講出來,也許アリス會難過吧。」
「不是的,密くん。」誉用手帕擦掉眼淚,「即使看不懂也記下來,這是很困難的。」
誉將左手蓋在密的手背上,「就算一生無法理解密くん的心情,也知道密くん非常地愛我呢。」
密沉默了數秒,只回應了句「我也是。」
就算一生無法理解右手下的詩集,也知道寫的人是多麼愛他。

第五集 / End
2018-05-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