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入口 > 二創 > A3!|就算一生無法理解 (5)

A3!|就算一生無法理解 (5)

#5鷺島亨

鷺島花了好些時間,才將先前發生的事,與現在狀態連結在一起。
職人打造的單人椅,即使承載兩人的體重依然堅固。
被鷺島壓在身下的志岐,在他的耳邊發出安穩鼻息。
以兩人體位和最後的記憶相同這點判斷,失去意識的時間應該不至於太長。

即使現在腦子清醒了,身體似乎還在沉睡中,從出門前在體內埋入玩具,在延途的顛簸道路上一路忍耐,回到宅邸後和志岐互爭主導權的交合。像是經歷了長時間的勞動一般。鷺島對自己身體的疲勞程度,完全不感到意外。
但第一次在性事中失去意識,反而造就現在兩人的體勢。
志岐衣服上的薰香,彼此接觸位置的體溫,柔和燈光在志岐背部形成的光影。
「想不出能不驚醒志岐様的離開方法。」鷺島給自己找了個維持現狀的合理藉口,悄悄將頭枕回志岐肩上。

「嗯……」志岐抬起的肩膀輕碰了下鷺島,反射性看往相撞部位的兩人四目相接,剛睡醒而矇矓著揉眼的志岐,看起來就像個少年,微微沙啞的聲音卻有成年男性的低沉,「鷺島。」
知道時間已經結束,鷺島握住扶手起身,動作卻因大腿一陣麻木感而停在半空。一直維持同樣動作當然如此,但鷺島只暗自嘖舌,期待能在志岐注意到前掩飾過去。
只是眼下志岐橄欖綠的瞳孔,閃爍著饒富興味的光芒,鷺島馬上明白為時已晚。

臀部被溫暖的掌心托住,另一手的指尖侵入體內。直到起身為止都還包著性器,長時間擴張的肉穴毫無阻力。兩指打開穴口,溫熱的精液向下滴落。手指再度搔刮內壁,黏稠水聲在無言的兩人間顯得特別清楚。體內少量的體液集結在穴口,緩慢的滑落大腿。精液應該被掏得差不多了,志岐卻沒有停下意願,繼續碰觸內壁。鷺島用恢復正常知覺的雙腳撐起,「志岐様,您也該差不多——」

志岐抓住鷺島的手,「等等,我還沒找到繩子。」
看來串珠因為沒取出而被推往腸道更裡側,連設計來避免發生這種事的細繩也被推入體內,失去功能。嘆了口氣,鷺島依然走下椅子,站離志岐一小步,「那也沒辦法,我晚點再試試吧。」
「你會不會太冷靜。」
志岐啞然的表情讓鷺島忍不住笑出聲,明明麻煩大了的人是他,此刻卻特別幸災樂禍。
「在您突然想這麼做的時候慌張過了。現在這樣……也不是無法預測的事呢。」鷺島看著被嘲笑而露出不悅表情的志岐,更加止不住笑意。
「你那樣子根本就不叫做慌張……鷺島,回來。」



順利取出玩具後,安心下來的志岐終於有餘裕注意鷺島的情況。
「哦…已經很興奮了嘛,鷺島。」
正如鷺島預期的,已經熟知這種快感的身體,即使疲備不堪,照樣在志岐的碰觸下產生反應。
「彼此彼此。」鷺島回頭瞥向志岐的下半身,當然也是相同的反應。鷺島嘆了口氣,既然已經無法避免再來一次,「如果速戰速決,將會感激不盡。」
「那就好好感謝我吧。」如此說著的志岐,雙手扣住鷺島腰際拉往後方,額頭靠在鷺島肩胛骨上,「看前面。」
鷺島看向前方,原本就是用來整理儀容而放置的全身鏡,理所當然的映照出鷺島現在的姿態。
性器被加速分泌的體液沾濕,大開的雙腿間,即將被插入的穴口張闔著,隱約可見粉色內璧。鷺島渾沌的腦中閃現出「巴甫洛夫的犬」一詞。
志岐已經豎立的性器出現在被抬起的雙臀之間。正如鷺島要求的速戰速決,沒有多餘動作的插入體內。
今天——不,這陣子起志岐明顯心情不好,比起平時更加用力的抽插,相互碰撞部位隱隱作痛。

在鏡前的性並沒有帶給鷺島多少「該要產生的羞恥感」。
到目前為止已曝露出太多恥辱姿態,加上他原先就不是容易害羞的性格,事到如今倒也沒什麼好介意。反倒是對鷺島而言,能以視覺看到志岐和自身的結合,這件事本身有著特別的意義。
「可惜看不到志岐様的臉。」
「你已經不會再長高了,我還會。」
「唉呀,那真是、令人期待呢。」
聽見志岐將脫口而出的遺憾誤當成是挑釁,鷺島鬆一口氣的同時也敲響心中警鐘;長時間磨耗、所剩無幾的體力與意志力,漸漸壓抑不住湧上的情感,不知何時會透露出更多內心想法。
但快被消耗殆盡的人不止是鷺島,處於極限的志岐沉默無言,短暫且集中的抽插,在兩人的體感時間裡都顯得十分漫長。
射出後的志岐靠在椅背上、而鷺島緊抓住扶手穩住上身。沒有晃動導致的沙發吱嘎聲掩蓋,彼此的呼吸聲在靜謐空間內異常地明顯。

志岐伸手扣住鷺島下顎,將鷺島的視線朝正前方固定住,壓低的聲音含有沒打算隱瞞的不悅,「你是屬於我的,鷺島。」
「原來如此,您是想表達這個呀。」鏡中的鷺島微笑著,細長的食指指尖強調般的輕劃過兩人結合處,「即使不這麼做,我本來就屬於志岐様哦。」
志岐沒有回應,想必是表露的獨佔欲,被鷺島回以安撫孩子般的語調,因此心底懊悔不已吧,鷺島完全能在腦內重現志岐不甘的表情。

——但是,志岐様並不屬於我。

鷺島抓住扶手的指節因出力而發白、生疼。
手肘碰倒離開自己人體後,很快變得冰冷的金屬串珠。滾落到地毯上的金屬,發出鈍鈍的敲擊聲。
他不禁想起最近的事件。
同為執事、對主人抱持著同樣心意,立場相似的友人,體內插著這樣的東西死去了。
倒下的身影似乎暗示自己的未來。

不論視線向哪都很難堪,索性閉上雙眼,鷺島小聲說道,「我也會被殺掉嗎。」
「……你果然隱瞞了什麼事情。那個案子,果然是他殺?」
「誰知道呢?」
「你為什麼老是這樣!被當成嫌疑犯,還有假證人做對你不利的證言,為什麼好像無所謂的樣子!」
「因為我不是兇手。」放棄掩飾疲勞的鷺島,有氣無力地回應道。
「我知道。」環住鷺島腰部的手臂顫抖著,「但是只有我知道是不夠的啊,鷺島。」
鷺島回頭看去,果然還是只能看到靠在自己肩頭,柔順的淺髮。
「志歧樣在擔心我呢。」
志岐回應的聲音明顯地哽咽,「那不是當然。」
鷺島覆上放在自己腰際,志岐的手,「謝謝您。」

即使對志岐様的心意永遠見不得光,但這樣就足夠了。
眼前陷入一片昏暗,鷺島如此想著。

第四集 / 第六集
2018-05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