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口 > スポンサー広告 >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企劃 - CIMH > CIMH|單人革命(五)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--------

CIMH|單人革命(五)


附標題是「鴿子的天性?!」



2007/03/02(五)



晚上 10:30。



上廁所的途中聽到書房有小小的山崩聲,



已經非常習慣的我不以為意,慢條斯理的從廁所走出來之後…



襲胸(喂)



噗喔!!



襲襲襲襲襲襲襲襲胸嗎囧(喂)
零式大姊你就這麼任他又埋臉又抓胸的哦?!(住嘴)



 



明顯異常的裡海式,動也不動地停在那裡。
然後面無表情的放開手,



「お休み。」



什麼也沒解釋的就這麼躺回去睡覺了。OTZ



你很不負責任耶



 



「那個…這是什麼狀況?」



零式微微歪著頭,然後給我一個(帶著疑惑的)超閃亮微笑



 



你…你只是沒搞懂我的意思,才用微笑塘塞過去對不對
(↑在日本用的老招)



 



她整理好衣服,一鞠躬,
「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嗎?」
這句話看來應該是練過的。



是說妳不想解釋但是我很想知道剛剛是怎樣啊,



才上個廁所一出來,就看到原本睡得死死的人靠在別人胸前,怎麼想都很奇怪(滅)



「他…」我指向桌邊,
然後零式和我一起盯著他好一陣子。



「很晚,所以休息^_^」



「不,我是說,那個你和他…」



靜默。



高興?」



我滅了OTL
不過我鄭重懷疑這不是語言不通的問題囧



 



拿起筆寫下「恋人ですか?」這種沒有什麼文法問題的句子,好啦我就是很怕出錯…
「違う…いや、不是…」



 



 



「母親…」



零式帶著困擾的笑容抓了抓頭髮。



 



 



「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───!!」



 



「…兼戰友……^_^ˇ」



 



喂,沒有人這樣兼的
誰會帶自己老媽上戰場啦(滅)



 



 



 



面對面坐下,我倒了明明對方不能喝的開水給他。



「少爺,鳩血統一半有…」(鳩=鴿子)
我默默點頭。
「鳥,誕生後初次看見移動物體,母親決定…」



「喔喔我懂了…印痕作用?」



 



高三生物學到一點這些東西的我挖出了這段記憶,
大部分的鳥類會把出生後看到的第一個移動物當成是母親,
(連玩具車也一樣的樣子…-_-|||)



忘記哪個世紀的科學家勞倫茲成了一批小鵝的母親,因此是第一個發現此現象的人。



 



 



 



「──那不就代表海式每天都睡媽媽身邊嗎XDDDDDDD」



零式又是歪頭微笑。



「不、沒事,謝謝你…(笑抖)」
「很高興幫上忙,請早點休息。」



 



為什麼不在表海式還在的時候告訴我啊我好想取笑他!!(毆飛)



零式大姊在迷迷糊糊中出賣了海式(炸)



…不過,就算不是為了取笑他,我也很懷念那個有著微妙相異的傢伙…



 





2007/03/03(六)



早上10:00。



裡海式似乎完全恢復正常了?
搬著配布的娃娃跑來跑去,



「πさん,在下出門了。」
「噢噢掰掰。」
「うん。」



結果那個我上一下廁所就錯過的時間發生的事,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知道。


2007-03-02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