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口 > 企劃 - CIMH > CIMH|睽違一年的正音大對決(誤)

CIMH|睽違一年的正音大對決(誤)


2007/03/07(三)



「弾撃つ響きは雷の」
「…ki…」
翻個身,小花翎把臉埋進枕頭裡。



「声かとばかりどよむなり
把被子往上拉,蓋住全身。



「万里の波濤を乗り越えて」
「皇国の光輝かせ」



透過棉被傳來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吵,
一陣豪壯的純音樂之後再度響起的人聲讓她莫名的一陣不快──



「爺爺好吵ki……」
從被子裡伸出一隻手按掉音源的按鈕,
然而位在邊緣的鬧鐘卻因為這輕微的動作而滑下桌去



 



 



輕脆的喀嚓一聲之後烽火連天。



 



 



 



──據說這是早上六點整的光景。



 



 





 



告非,你幹嘛做這種事啦!?」
相信我,我平常真的很少罵髒話。



MILK



「花翎さん良好睡眠習慣的養成教育之一環。」



「你可以不要一邊喝牛奶一邊講這種正經的話嗎,
還有已經很少年輕人會在早上八點多起來了。」
還有你為何要說得這麼拗口呢(默)



 



 



小公主微笑著喝牛奶,不發一語。



 



然後伴著牛奶吞下不明藥物



 



 






「等等,小公主,剛剛你吃的那個是...」
「變回去的藥kiˇ」



燦笑著的花翎一邊輕輕鬆開衣帶。



 



公主要變女王了呀啊啊!!!囧



這麼想的瞬間,出現在面前的就是女王了(遠目)



 



──我記得豐原市葫蘆里有一個日據時代的防空洞……
不對,不是想這種事的時候!



 



 



桌邊雜物堆裡的某個古早物映入眼廉,
瞬間閃過腦中的想法在還沒多加思考就脫口而出。



「呃,我有一個提案。」



「「?」」
之間轟著不明閃電的兩人一起轉頭過來,是一個很難形容的感覺。



「用捲舌音一決勝負吧。」



國語正音機



去年四月花翎送海式的正音機,講錯會爆炸。
(真的是古早物)



「哎呀,真是懷念呢。」
女王的笑容上揚了幾度。



「即使是中國語,在下也沒有輸的打算。」
裡海式徑自按下開始按鈕。



 



然後把正音機交給我。



「那麼、從πさん開始。」



「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───!!!」



誰要和你們比了!!囧TL



「來,請您請跟我唸一遍,汽車。」
傳出的冷硬機器聲讓三人都安靜了下來。
「汽、車。(π)」



默默傳給花翎,
「很──好,來,請您跟我唸一遍,水。」
「水ˊˇˋ(花翎)」



默默傳給海式,
「很──好,來,請您跟我唸一遍,要求。」
「要求。(海式)」



裡海式默默傳給我,
「很──好,來,請您跟我唸一遍,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。」
一下子字數加太多了吧!!
我在心裡大吐嘈,嘴上卻跟著念,「鼠牛虎兔、龍蛇馬羊、猴雞狗豬。」



「很──好,來,請您跟我唸一遍,一隻青蛙一張嘴,兩隻眼睛四條腿。(唱腔)」
「一隻青蛙一張嘴,兩隻眼睛四條腿ˊˇˋ(花翎唱腔)」



「很──好,來,請您跟我唸一遍,山前有個崔粗腿,山後有個崔腿粗,兩個粗腿比腿粗,不知道是山前崔粗腿的腿粗過山後崔腿粗?還是山後崔腿粗的腿粗過山前崔粗腿?」
「山前有個崔粗腿,山後有個崔腿粗,兩個粗腿比腿粗,不知道是山前崔粗腿的腿粗過山後崔腿粗?還是山後崔腿粗的腿粗過山前崔粗腿?(海式)」



「很──好,來,請您跟我唸一…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

「很──好,來,請您…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

「很──好,來…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

「很──…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

 



我腦中滿滿的都是那句「很──好,來,請您跟我唸一遍」



這正音機連國歌、聖經片段都出現了,還出現了讓人不太想念的情色句子,



 



但最後是爆在海式交到我手上時、我的那聲咳嗽(滅)



在爆開的瞬間、抓過墊板擋在自己面前的裡海式的速度,
簡直是眼睛無法處理的速度了。



 



「π姊姊安好?」
「嗯…」
咳嗽手滑沒抓好機器,所以它沒有在我手心爆炸。



「朕之後倒要問問佐佐哥哥,這台機器的選詞是怎麼回事呢ˊˇˋ」
「我覺得蠻好玩的耶XD」
「那朕會從輕處置的ˊˇˋ」



…佐祐兄弟請保重?!?!囧



 



「爺爺呢?」
「睡著了的樣子。」
「那朕也就寢了。」
「請。(語氣變得很奇怪的π)」



花翎臨睡前,我聽到她喃喃說著「明天一定要比爺爺早起ˊˇˋ



你們比上癮了嗎?orz


2007-03-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