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口 > スポンサー広告 >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企劃 - CIMH > CIMH|其實我討厭大男人主義OTL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--------

CIMH|其實我討厭大男人主義OTL

2007/03/08(四)

身著浴衣的海式正在磨墨。

 

這是我一早醒來看到的光景。

磨墨

(畫風改變啦囧懶得上色了…orz)

綁起一頭長髮,小公主緩緩走近。 「爺爺今天沒有穿制服?」 「うん。」 磨墨外的另一隻手指指陽台方向,

零式大姊正晾著平常套在海式身上的軍裝

 

「那好像全部都是爺爺的制服?」 「沒錯。」 「…怎麼可以這樣對待零式姊姊呢?#ˊˇˋ+」

燦笑同時、額上還有青筋的花翎有種說不出的協調, 代表黑化語尾的「呢」也……囧

「はあ?」 「該不會這麼多年來,衣服都是零式大姊在洗的吧……」 「爺爺太差勁了呢##ˊˇˋ+」

 

 

「………在下並不認為。」 提筆,在紙上認真的寫著東西。

 

夠了給我收歛你的大男人主義,自己的衣服自己洗啦!!!(翻桌)

 

──不過我終究還是沒有喊出這句話(汗)

 

 

 


絲毫沒聽懂這邊的爭執,

另一頭的當事人之一的零式, 一面哼著演歌一面愉快的將上衣翻到正面。

大姊你的年紀全在唱的歌裡洩露了你知道嗎?OTL (是說他也沒在在意OTL)

不過,零式一點也沒有不愉快的神色,我想他大概覺得做這些是理所當然?

以前的年代就是這樣吧。

 

 

──咦等等,我才不過是發一下呆而已耶,這麼短的時間她已經又弄好一排衣服了… 真不愧是和服武裝系女僕

制服像萬國國旗般的在空中飄動, 讓人不禁想問海式,

同樣一套衣服你是要那麼多做什麼!? 一個月洗一次?

 


被自己不小心碰倒的小山崩聲拉回注意力,

桌上,小公主不太高興的叉著腰。

 

「翎翎討厭這樣的爺爺。#ˊˇˋ+」

她用力一拍翅膀飛出窗外。

 

 

吵架了嗎?(汗)

「等等啊小公主你去哪呀!?囧」

 

沒有回應,花翎隱沒在空中。

 

 

房間裡剩下我和海式。

 

「………………(煩躁地抓頭髮)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(唰唰的書寫)」

「…………(煩燥地跺腳)」

「…………(唰唰唰的書寫)」

 

「……去幫忙一下零式大姊啦(汗)」

「這本來就是女人的工作,まあ…也許對皇族而言是無法理解之事。」

這傢伙又忘記宇都宮家不是皇室了!!(吐嘈)

 

 

一會,海式停筆,看向窗外小公主剛離開的方向。

起身走向陽台。

 

氣跑乾孫女還是有影響力的?

 

等等!! 要是小公主被綁架了(嗯應該不會吧他後台很硬) 還是賭氣不回來了(應該…沒這麼不懂事吧…囧) 還是出什麼意外(未知的意外…?還真是想不太出來) 的話,我根本就賠不起啊!?囧

 

 

應、應該不會有事吧…(自我催眠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在我思考嚴重的問題時,海式穿上木屐踏上陽台地板。

兩人交談了幾句,

然後,

 

零式大姊在他手上放了什麼東西。

 

 

 

──是昆布糖

 

「少爺,(in日本語)」

伸出手,零式摸摸海式的頭。

 

 

 

 

「不可以妨礙媽媽工作哦。^_^(in日本語)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全身上下充滿殺意的海式緩緩地從陽台飛向屋裡。

 

 

「…我出門了,再見。(忍笑揮手)」

 

 

 

 

小公主沒看到這一幕真是太可惜了…(毆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當晚花翎才出現在窗邊。

 

「噢噢,小公主,你回來啦ˇ」

「回來了ki!」

花翎的笑容閃閃發亮。

「不生氣了?」

 

「ki…」

偏了偏頭,淡笑。

「翎翎還會在拍姊姊這裡住上好一段時間呢ˇ」

 

花翎拿起換洗衣物,走向零式。

 

 

 

 

……這是,來日方長的意思嗎?(遠目)

2007-03-08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