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口 > スポンサー広告 >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企劃 - CIMH > CIMH|單人革命(完)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--------

CIMH|單人革命(完)

2007/06/05(二)


請先看上篇ˇ

我總算打完這鬼東西了OTZ




早安,我是拍。
嚴格說起來是裡拍XD

表拍和小夜上學去了,留下我在家裡窩在電腦前,不過要是被外婆看到的話…-_-


開玩笑我人這麼大一個是可以藏到哪去!!=皿=###


光是能從那麼小一個鏡子裡爬出來就很驚奇了好不好!!OTZ



啊總之呢,
裡和小戦參加花翎的一歲半活動,家裡就只剩我和表還有零式大姊。
…對了還有果凍君,這傢伙還是一樣沒存在感耶真傷腦筋。(喂!!)



為了接小戦到會場,小公主划著船(咦)在窗邊停下。

「花翎さん。」



「……爺爺?」









瞬間,花翎飛躍起、用力地抱住表。












表一付猶豫要不要避開、最後放棄地站直在那的身形,

在碰觸到時「啪」的一聲大張了翅膀。




然後,僵硬著動作等待擁抱結束。





我則是在一邊袖手旁觀。(喂!)






因為主要目的是來接小戦到會場,祖孫兩人沒有多談。

緊接著小戦坐上花翎的船…


不過你向花翎揮手道別幹嘛!!!


好好地朝我們這邊揮手啦!








然後和往常一樣,我玩電腦、海式看書,各做各的事。







「欸?海式你剛剛有說什麼嗎?」

「いいえ。」

「=口=」

「…在下只似」



海式突然停了下來。

「海式?」







血緩緩地從唇邊流下,沾上他捂著的手,


一片紅色在白色的手套上暈開;他咳了兩聲。











我愣在那裡。








他用手套抹掉血,皺了下眉。








「……啥頭…咬…」





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「呃,你是想說『舌頭』嗎?你咬到舌頭?」





他點點頭。





我才正沒良心地大笑,視點就消失了。




然後出現在學校。




我重組回一個拍了?

應該是。





等等、那比我更早分裂的海式呢?








────「回來啦。」





另外一隻咬到舌頭不開口的只是舉了下手。









趕回家時看到兩隻都在的時候,我混亂了-_-






似乎是「兩人的差異已經大到融不回去了的程度」────────的樣子。

和裏討論不出所以然之後詢問水晶,得到了這種可能性的結論;

因為沒有別人傻到去做這種事(無誤),所以他是先例。



看到兩個人在那裡比根本分不出勝負的數獨,

我不禁感嘆海式隨便都能把小事化大的特異功能(何)

在擔心會不會兩隻加乘以後永無寧日之類的,什麼也沒做的就過了一天OTZ



沒錯,今後才是真正混亂的開始。(咦)

另外,海式依舊是笨蛋。(咦這是常識?)





末,

果凍君看到兩個海式之後一直瑟縮在水族箱的角落,

而小戦仍舊沒發現有什麼不同。





老實說,我們家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啊?

2007-06-05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